北京那第一场雪——怀念继教网创始人任东杰先生

黄忠(专家)

广东省教师继续教育指导中心副主任

前几天,女儿回家休假,聊起了今年北京的第一场雪。北国风光,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。冰雪的话题,永远是南方人心中的绮梦,但今年北京的第一场雪,却触动起我心中的伤痛。

忘不了2009年深秋北京的第一场雪。那一天,我乘坐的飞机降落北京时,蓝天白云,秋高气爽,景色宜人。奥运后的北京城,处处散发着大都市的魅力。夜半惊起,窗外沥沥秋雨,夹伴着嗖嗖的寒风,深夜里,骤然感觉到了冬天的寒意。

第二天清晨,走出宾馆,我惊讶于眼前这一夜的变化。偌大的停车场,已焕然成为冰雪大世界!风在吹,雪在飘,厚厚的积雪笼罩着室外的建筑物。屋顶、树丫、草坪,白雪皑皑。已铲开积雪的街道,浸流着纯净的雪水,在晨曦轻抚下,折射出柔和的光晕,转眼间,就凝结成薄薄的冰镜。遇上一年里的第一场雪,感受着大雪纷飞的变幻,满脑子充塞着描绘雪景的诗情画意,心中涌动一种莫名的兴奋和期待。

好友到后,浪漫的心境一下子消失,只剩下锥心的寒意。夏天时,我们就约定秋季上五台山一趟,我来京前,他已让山西的办事处安排好上山的行程。就在这一个风雪天,他却告诉我前段时间再次去检查身体,之前北京几大著名医院不确诊的毛病已被确诊为肿瘤病变。天啊!他在电话里也只是说肾有问题,怎么会是癌症啊?看着眼前淡然、精气神十足、没有丝毫病态的好友,我只感受到他强大的生命正能量。雪花飘洒不停,冷雨也越来越稠密,室外的气温比昨天来时低了很多,心里特别的揪疼。

记得夏季在肇庆星湖畔相聚时,他告诉我双腿发冷和尿血的毛病,但在北京协和医院检查也没有发现大的问题,医生只是开了点儿消炎药给他吃。那一次聚会,没有往日的工作话题,他还邀请了他的老师一家从深圳赶过来,分享的是家庭教育和养生心得,大家互勉平日间要劳逸结合。返京时,我特别送了一本在读的李瑾伯老人谈静坐与论道的《呼吸之间》一书给他,敦促他要深度检查身体,在春暖花开时,再来广东找名老中医调理调理。

在风雪中,他说起自己的病情,却像一个深谙医道的名医,儒释道,中西结合,民间偏方,灵丹妙药,信手拈来,细细分析,没有流露出一丁点儿患者的悲催情绪,一如既往的乐观豁达,坚忍不拔,充满着战胜痼疾的自信与理智。他是自己开着车到宾馆的,带上我后,风驰电掣地赶到了朝阳区一家社区医院。他说:“看病熬药后带着汤药坐火车去山西太原,不会影响上五台山的计划。”这家社区医院有点破旧,据他说,在这里有位挂靠的神医老太太,专治疑难杂症,妙手回春,药到病除。他还劝我一会儿也让神医来个“望闻问切”,检查检查身体的健康状况。聊着聊着,来看病的人络绎不绝,大都是找那神医的。风雪飘洒不停,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后,终于轮到好友看病了。不大的诊室,已挤满了人,穿着白褂的老太太操着满口的河南方言,我站在旁边,仔细观察,留意她的诊断,但听得很吃力,还得听旁边的翻译兼笔录,即她儿媳妇的提示,才能与神医交流只言片语。整个看病过程,感觉到老太太神秘莫测,患者都毕恭毕敬,好友也不例外,看完病后,还一再诚意拳拳地邀请老太太有空到冰城哈尔滨走走。看到满屋子挂着治愈病人送的锦旗,听到患者及亲属的感激流涕声,我有些茫然,也没有找老太太检查身体,带着对生命的畏惧,走出了医院。寒风继续呼啸,树上的积雪凝结成晶莹的冰雹,一滴一滴地流着洁白的眼泪,仿佛在为人间的不幸而哭泣。那一次,我独自离开北京上了五台山,那一年北京的第一场雪,一直储存在我的心底。

2011年11月13日的早上,我正在海南开会,突然传来了噩耗,年仅45周岁的全国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网(简称“继教网”)总编、我的好友任东杰走了!晴天霹雳,这怎么可能啊?前些天我们通话时,还让我抽空到北京看他,还戏谑现在是见一面少一面了。我没有把这话放在心上,权当是智者的幽默玩笑,也没能去北京见他最后一面,怎会一语成谶!男人有泪不轻弹,在电话里我却忍不住心中的悲戗,失声痛哭了……

第二天,我匆匆忙忙地赶到北京,与时任东北师范大学校长,也是“继教网”董事长史宁中先生和“继教网”负责人张明高先生一道,到了任东杰家里吊唁。感同身受着他家人的悲伤,千言万语的安慰也显得苍白无力,白发送黑发,唏嘘不已。

逝者如斯,东杰已离开我们一年了,我们始于探索教师远程培训的许多往事还历历在目;他在普及和推动教师远程培训的付出和贡献,功不可没;他对事业的执着和追求,依然感动着我。

初识东杰,是在2002年。那时候,教育部刚刚实施完“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工程”,正在谋划新一轮中小学教师培训的突破和创新。他敏锐地捕捉到教师培训形势的变化和新的要求,在黑龙江教育学院的支持下,以院长助理的角色身份,孤身一人,独自在北京编织着他心中的梦,寻找那时候还缥缈的低成本、大规模、高质量的培训方式,他的理想就是让大山里的教师,也能共享城市里的优质培训资源,同在蓝天下,就应该能仰望星空。他的游说和倡议,得到了全国省级教育学院院长协作会的认同。在教育部师范教育司的关心和重视下,由东北师范大学牵头,联合全国省级教育学院的“全国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网”终于横空出世,梦想成真,时任教育部副部长袁贵仁亲自主持了“继教网”的开通仪式。他的创业事迹,他的胆识、勇气、毅力,很早就听行内领导和朋友提起,大家都不吝溢美之辞。那时候,我特别地佩服他,虽然没有太深的交往,但是心存仰慕之意。也是从那时候开始,我开始关注“继教网”的研训成果,并身体力行地推动信息技术与教师培训的应用实践。

真正了解东杰,是在2003年以后的八年岁月。“继教网”生逢其时,作为教育部批准成立的教师远程培训平台,“继教网”是实施全国教师教育网络联盟计划,推动新一轮教师远程培训的主力军,在教育部组织的各种研讨活动中,都有东杰的身影,我也就常常能见到他。随着交往的加深,对他的了解也就越来越多,钦佩他敢为天下先、第一个吃螃蟹的勇气,感受他做人的诚恳。印象最深的一次交往,是在北京参加起草“实施全国教师教育网络联盟计划,开展新一轮教师培训工作意见”的时候,作为“继教网”总编的东杰,他和我们几个动笔杆子的专家一道,参与了起草工作的全过程。东杰与我们一起吃住在酒店,夜以继日,足不出户地参加了各种讨论,逐字逐句地推敲文件的语义表达。他心思缜密,逻辑条理十分清晰。这几天,他不仅仅负责了大家的生活起居,而且在工作中不耻下问,虚怀若谷。他长期在黑龙江省教育学院工作,具有丰富的培训经验,在北京创建“继教网”,事必躬亲,对开展远程培训有许多深刻的认识。他的参与,让我们的纸上谈兵有了更强的操作性。

他像一个布道者,游走在祖国广袤的大地上,传播着先进的理念和模式,影响深远。记得在启动教师网联计划的时候,每一次的见面,他都会喋喋不休地唠叨网联的事情,以天下为己任,有宏大抱负,有强烈的使命感。东西南北、城市农村,都留下了他的足迹。网联计划、区域网联、远程培训这些鲜活的词语和概念,是他布道的圣经。那段时间,我们和教育部师范教育司,教师网联领导、专家一起到了好几个省调研,并参加了一些区域网联的活动,东杰一直保持着高昂、亢奋的状态。有一次印象最深的是在珠海休假,本来几个朋友忙里偷闲,吹吹海风,冲冲海浪,躺在沙滩晒晒太阳,放松放松的。大家兴高采烈,他却一个个电话不停地谈论工作,并时不时缠着大家谈网联计划。情侣路上的旖旎风光,诱惑不起他的兴致,活脱脱是一个不解风情的人,大煞风景。诸如此类不解风情的行为,行内的朋友都传诵着不同的版本。也正是他这种对事业的坚持和不离不弃的性格,造就了他事业的辉煌,也感动了周围的许多人和合作伙伴。

他更是一个领跑者,永不停歇地攀登着一个个的事业高峰。君子之交,其淡如水。我们两人的友谊,建立在多年从事教师教育感情的基础上,他一直视我为知己,每每在他困惑、迷茫、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总会打电话向我倾诉,曾几何时,害得我满脑子都塞满了他的“精神垃圾”,但他对事业的执着和追求也深深地感动了我。东杰出生在安徽,成长在东北。南方的水土孕育了他的内秀和儒雅,北方的风雪锤炼了他骨子里强悍的“狼性”。东杰是一个外柔内刚的人,兼之心理学硕士、教师教育在读博士的专业背景,他的韧劲和心理承受能力特别的强大,我一直认为自愧不如。“继教网”的成长之路,坎坎坷坷,困难重重。企业内外的博弈、资金链的断裂、人员的流失、业务的停滞这些问题,一直伴随着“继教网”的发展过程。“继教网”能一步一步走过来,发展到今天成为行业的标杆,这与东杰永不言败的个性有很大的关系。今天,“继教网”依然在教师远程培训的征途上领跑,在“国培计划”、“省培计划”的实施中占据着最大的市场份额,“继教网”在团队建设、技术平台、课程资源、教学管理等方面颇具引领性和示范性。如今,远程培训,众志成城,在这些显赫的战绩背后,后来者不会忘记东杰的贡献。

英年早逝,天妒英才!东杰,你能迈过事业前进路上的一道道坎,怎么不能跑赢生命的“马拉松”。45岁的人生旅程,本应该是生命之花盛开得最璀璨的时刻,你的事业尚未成功,同志们仍需努力,你的宏伟蓝图,需要你横刀立马,运筹帷幄,你怎么可以乘鹤西去,弃亲人朋友之不顾!生命比天大,你这样悄悄地离去,教人情何以堪!

那一幕的风雪,勾起了许多难忘的记忆。安息吧,东杰!

 

【返回顶部】